主页 > W生活图 >小子X郭正伟在读字书店对谈《改变街区的独立小店》 >

小子X郭正伟在读字书店对谈《改变街区的独立小店》

W生活图 来源:http://www.sb8832.com 发布时间:2020-07-04

小子X郭正伟在读字书店对谈《改变街区的独立小店》

在大型连锁书店、网路书店 24 小时到货,折扣优惠夹杀下,台湾的独立书店反而异军突起,成为社区巷弄间,一道道特殊的人文风景。时报出版《改变街区的独立小店》,是日本惠文社店长堀部笃史面临大型独立连锁书点夹杀下,探讨独立小店存在意义的作品,而台湾的情形如何呢?时报出版思潮线编辑陈怡慈,邀请身兼三余书店、读字书店、眉角杂誌公关的设计师小子,以及读字书店店长郭正伟,1 月 23 日在桃园读字书店,谈谈独立书店存在的意义与价值以及不打折的理由又是什幺?

独立是什幺?或许可以用「说自己想说的话,出自己想出的书」标誌独立精神以及独立出版在做的事,独立出版多为出版人出于对作品的热爱,以集资或独资,让作品付梓的方式。这类的出版品,受限于发行量、出版週期等因素,市场能见度不高。前几年逗点文创结社社长陈夏民,集结两岸台港中三地独立出版社,策展「读字去旅行」系列企划,让众多特异的小众出版品在台北国际书展中有被看见的机会。

读字书店是在那个精神下成立的实体书店,郭正伟介绍,逗点是桃园的独立出版社,过去五年对外向全台各地发行出版品,现在整合过往累积的资源及人脉,并延续「读字去旅行」系列企划的精神,累积阅读能量并提供独立出版品一个平台。

独立书店的珍贵之处,在于让小众出版品有被看见的机会,但书店不是社区格格不入的存在,而是来的人决定书店的样貌,郭正伟从闲聊中了解社区居民的需要,再调整选书,「每个人一定会遇到某一本书,在某个当下,可是他必须有机会遇到。」郭正伟说,这些书可能走进连锁书店你看不到,但在这里你可以遇到。读字书店希望给读者一个空间,挑选当下所需要的书,或是,真的不知道如何选择时,不妨找店长聊聊。

小子则提及学生时代开艺廊,引入前卫表演,却出现表演者比观众多,最终惨澹收场的经验,当时他归因于文化沙漠,小子说,后来想想不是这样的,店舖不是格格不入的存在,而是挖掘在地人的需要,找出文化,融入成为一部分。他认为,书店不是服务业,与人的互动才是书店存在的价值,他提及英国并未大量推行网购,太过便利的结果是实体店铺会消失,但消失的不只是一间店舖,而是人与人间的连结。

读字书店的营业时间从下午两点至晚上十二点,提供给刚下课/班,或是疲倦的人,一个安静不被打扰的空间,郭正伟细数着书店日常,像是跟爸妈吵架的孩子躲进书店,爸爸找到书店后,两人一起看书默默和好了,又或是跟儿子开脑部手术的妈妈,聊起《小王子》书中死亡的概念,妈妈带书回去和儿子分享。

除了服务读者外,读字书店也希望服务创作者,郭正伟说,「创作的当下是最孤独,常常会以为只有自己困在里面」,每个月的最后一个週五晚上,读字书店会提早打烊,举办作家餐桌,邀请小说家、艺术、社运等各类型工作者等,并开放新手作家、读者、一般民众,一同来吃晚餐聊聊天,直接向创作者提问,获得直接的回馈。此外,读字书店也将自製刊物,让新一代的设计者及作家有发声的机会。

聊到书价折扣议题,小子跟郭正伟都坚持书不能打折,小子认为,让知识的生产者或从业人员赚取合理的收入可以活下去是重要的。反之,如果一项商品物超所值,打折又附赠高于原本价格的商品,会不会是定价有问题呢?

同时是作家及编辑的郭正伟,身处生产端,理解折扣背后,对生产者的剥削,「要做折扣优惠时,势必得降低生产成本,除了纸张变差,最后能动到的主意就是人力,常常会回过头来要求作者、编辑、翻译、设计等降价或半卖半送,若翻译 1 个字降 0.1 元,20 万字收入就少了 2 万,剥削的是产业链中的生产者。」

有些不打折的人会责怪爱买折扣商品的人,郭正伟认为没必要,像是去超商买牛奶时,有些人选了另一个品牌附赠很多商品的。又或是,有读者在问完价格后,把书放回架上,回去用网路购买,郭正伟坦言,作为一个消费者,他也喜欢买打折的商品,只是东西的生产来源,是否符合你的良心,以及你是否愿意为价格,付出另外一些成本。

「独立没有特别了不起或伟大,或是你花钱就特别有意义,除非它打动你,你喜欢独立的精神,这才是独立伟大的地方!」郭正伟认为,出版社依然提供通路折扣的选择,回到消费者,「只要你愿意为你的选择负责,这就够了。」但下次,如果有机会,不妨坐下来跟店长聊聊,书价不打折的原因是什幺?或许层层剥削下来,最后还是回到我们身上。

热门内容
小编推荐